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主营业务 党建与文化 政策资讯 人才招聘 成员单位及基金公司
首页  >  信息公开 > 正文

浅议私募股权基金退出策略

发布时间:2024-06-28

  我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得益于宏观经济与资本市场的高速增长以及政策端红利的释放,几十年来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的相关金融产品的数量和存续规模增长了数百倍。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310月末,存续私募基金管理人21720家,管理基金数量153387只,管理基金规模20.59万亿元。

  然而迅猛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行业市场化程度低、配套生态体系不健全等问题,近年随着宏观经济形势的下滑、投资违约事件频频爆发、整个资管领域监管趋严,无法正常地退出成为许多私募股权基金面临的困境,私募股权基金“退出难”成为私募股权行业健康稳定发展,私募股权基金发挥直接融资力量、持续服务实体经济的“绊脚石”。

  为此,本文围绕私募股权基金退出策略展开探讨。

  私募股权基金退出通常包括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指私募股权基金对外投资项目的退出,即私募股权基金将其对外投资持有的股权等权益,通过协议转让、并购重组、被投资企业IPO、回购、基金、清算等方式退出;另一个层面是指私募股权基金投资者在私募股权基金中的退出,即投资者通过私募股权基金分配、转让私募股权基金份额等方式取得投资回报,退出私募股权基金。

  要实现基金的顺利退出,做好所投项目的价值经营,讲好持续价值投资故事是关键,从应对潜在的买家的角度出发,私募股权基金退出的策略与投资时说服LP策略几乎一致,要从交易的全生命周期出发,以终为始,识别出价值增长机会,通过收集充分有效的证据,连贯性地构建有价值、有潜力的价值投资故事,打消或降低潜在买家对交易前、持有期间和退出准备阶段可能出现的顾虑,促使私募股权基金有效退出。   

  潜在买家交易前关注的重点是拟购买的资产是否优质,为此,基金管理人一方面要在交易前对标的业务进行全面且细致地考量,从多维的角度判定拟退出项目是否含有优质资产的特性,包括赛道潜力、标的资产在市场的定位、标的资产财务表现、标的资产运营表现等等;一方面要注重潜在风险的识别与未来价值挖潜,如验证财务数字是否真实可靠,公司运营是否合规且可持续,针对具备挑战性的难题鼓励管理层正视潜在问题,不逃避从而向潜在投资者展现出对问题的充分考量和解决的决心,取得潜在投资者的信任。

  潜在买家持有期间关注的是拟购买的资产能否在有限时间内创造价值,为此,基金管理人一方面要展现出价值创造举措的潜力并进行优先排序,可结合基金运营情况,回顾被投企业自身业绩表现,审查现金流、成本控制等情况,通过评估,初步识别价值提升的方向,包括收入、运营、资产效率等。实施的价值创造举措要详实有力,通过充分的调研可以证明举措的有效性,并根据实施的可行性、落地时长与难度、实施影响力等方面对价值创造举措进行优先级排序,做到价值创造预期有理有据;一方面是与标的管理层一起尽早确定相关举措的试点,收集证据,以支持有关价值创造的主张,针对识别出的有效举措进一步完善价值提升计划与完成路线图,制定提升目标与相应激励措施以推动价值提升计划的落地实施,价值提升期间定期监督和报告项目财务业绩情况并及时对提升方案做出相应改善调整,通过数据积累做好增长预测,为价值创造故事作背书。

  潜在买家将来退出时关注的重点是拟购买的资产能否在未来实现可持续性增长,价值创造故事是否持续,为此,一方面要展示出标的企业愿景及长期战略发展的需求的强有力叙事,高瞻远瞩,展示出投资故事符合长期价值增长的特性,与标的管理层一起从宏观环境至内部资源禀赋的层面对标的企业的长期战略发展需求进行进一步梳理,比如哪些宏观的经济条件影响企业价值实现哪些资源、能力将对企业具有战略价值等等;一方面尽量打造符合潜在投资者战略发展需求的定制化的符合长期价值增长叙事的“价值创造故事”,通过数据和客观事实诠释被投企业的价值创造理念,并针对潜在投资者所处的行业和发展预期目标,发掘标的企业对潜在投资者的独特协同潜力与价值,在价值创造投资故事中凸显对潜在投资者的独特吸引力。

  综上所述,要确保基金的有效退出,需要有一支卓越的投后管理团队,充分护航并挖掘出所投项目在短期与长期的持续性发力的增长潜力,从始至终做好价值经营,讲好价值投资故事。

  要做好价值经营,讲好价值投资故事,必须苦练内功,需要自上而下从基金经营理念、管理运营体系建设,再到退出实操,每一个环节的能力构建。

  基金的经营理念要秉承轻财务投资重价值运营,从始至终植入讲好投资价值故事的基因。首先从理念上摒弃“投机”,深耕“投资”,轻“高举高打”的短期套利交易模式,重“精耕细作”的长期价值创造模式,力争穿越周期,实现基业长青,为此,要从以下三个方面抓好价值运营的经营理念。一是要时刻盯衡全局摒弃机会主义,从局部到整体树立统一的整体投资战略来指引整个投资周期活动。从全局视角出发,从项目退出的时间批次,统筹安排退出协同等方面对整体资产组合价值进行最优的选择,以平衡大产业间的风险、抵御行业衰退,同时把握危中之机,抓住低估值投资机会。二是要敢于转危为机,主动介入标的企业运营,转被动为主动,改变被动等待宏观环境改善的理念,对标的企业进行深度投后管理,与标的企业一起开展前瞻性研究和风险预测,通过具体措施的制定和落地,实现投资组合价值提升。三是要善于未雨绸缪,做好充分准备,提前预测风险,制定预防措施,从价值止损到价值锚定,护航标的企业运营健康,尽力避免投资减值。

  基金的管理运营体系建设是构建讲好价值投资故事能力的基础,是落实价值运营经营理念的支撑,是搭建配套职能支撑整体战略落地的保障。为此,要从以下两个方面打造高效的基金管理运营体系。一方面是不断完善构建整体的资产组合管理体系,首先基于全局投资的战略,植入价值运营的理念,针对资产组合开展多轮评估与审查同时重视单个项目与整体项目组合之间的密切联系,通过退出的节奏把控使整体资产组合价值实现最大化;其次针对资产全生命周期统筹好募投管退业务环节的闭环,量出为入,以退为进,通过多样化的投资退出机制实现投资预期。一方面是多措并举,力求运营体系提质增效,首先善于总结提炼募投管退各环节中可借鉴的方式方法,如并购重组、并购买家接洽、退出方式判断、利益相关方谈判、行业趋势的判断等,实现团队核心能力平台化、标准化、专业化,提高项目成功的可复制性;其次加强内部职能建设,增强职能与业务的衔接,实现前中后台业务联动,深度发掘各部门间的协同效应。不断梳理职能定位,厘清前中后台职能边界,充实专职的管退职能,避免实际工作中出现投前投后来回跑,同时加大中后台资源投入,诊断标的企业的业务能力短板,对前台有效赋能;最后兼顾过程与结果的综合考核,秉承价值运营的经营理念,在项目考核时重点关注整体项目的价值提升与变现情况,在业绩考核设置时融入单个项目退出策略对整体战略契合度的综合判断,以匹配整体方向和利益。

  基金的退出实操中,包含退出项目投资、转让基金份额、分配资产退出多种退出方式,无论采取何种退出方式,基金、基金管理人、投资人、标的企业均需密切关注其中可能涉及的不断更新的监管合规要求,实现合规退出;退出时构建标的企业可持续健康发展的价值生态,凸显标的企业内生价值递增,力争实现或超过预期投资收益;同时可在基金募集时,有针对性地通盘考虑标的基金未来各种退出路径的可实现性,并在架构设计、合伙协议条款中提前作出设计安排,为退出“保驾护航”,使退出运作更加顺畅。